喜欢捣乱的魔法少女

发布于 2022-10-03  88 次阅读


我叫白幽,事先声明,我很喜欢干坏事,当然,不是那种杀人放火的事情,我很怂哒,我只是喜欢捣乱,对那些在干正事的魔法少女们。比如说什么,把任务目标先一步“截获”什么的,看她们焦头烂额的样子,或者是在角落里用我的魔力给她们小小增加丶难度,真的只有一点点的说(<ゝω・) ☆,还有一些其他的怪操作,不过先不说。

今天是周末,看看有啥任务可以接,现在是秋天,穿上一件带帽子的白色卫衣,把自己长长的白毛遮住。其实,接任务我完全不知道是什么回事,魔法少女又不可能和冒险者那种找个酒馆整这事,怎么想怎么怪。唔,我不知道她们是怎么接取任务的,也从没收到过任务通知什么的,也没有一只可以吃的丘比在我身边转圈圈。所以,我才喜欢找她们的麻烦,没有任务就创造任务,找点事做,反正呆在家里也没事做。

哦,忘说了,我现在是19岁,我并没有父母的记忆,我从记忆开端就是一个魔法棒和我,我也许是从世界之外来的?不重要不重要,先看看前边俩位。一位是叫安翼,是我大两级的学姐,好像是俩周前恶作剧的时候遇到的,我用魔力移了个坑,坑不深,掉下去最多蹭到点灰,结果就没掉下去,她魔法少女变身之后,有对小翅膀,固化的银光浮在身后,戴个光环就能立刻cos天使了,小小的翅膀蕴含大大的推力,让牛顿瞬间原地飞升。当然了,我悄咪咪的干完坏事就跑了,应该不记得我吧。

学姐身高1米7左右,我目测的,蓝发随风飘摇,卷走了我的愉悦心情,学姐在和旁边的少女有一搭没一搭得聊着天,看着应该是同班同学,在明确遇到变身之后才能确定是魔法少女,不然的话我都是统一忽略的。“蓝天使”完全没得任务要干的样子,你问“蓝天使“谁?我给安翼取的绰号。转身离开,我没有看见学姐的回头一撇,安翼小声的对另一位说到“那一位就是恶作剧魔女了,很可爱吧,对了,悄悄告诉你,呆在她身边,魔力聚集速度会加快哦,抱抱什么的效果更好”

今天看起来又没事干了。该去找下一位受害者了,不对,快十一点了,该去打工了。我在一家女仆咖啡厅里工作,这家店名称我总觉得怪怪的,叫魔女之家。男性客人从没见过,来的都是大小姐,大小姐们都很慷慨哒,只要我给她们揉揉脸,就能得到一笔不菲的小费。这是除了恶作剧以外最舒服的一件事了,躺在大小姐身上可舒服了,就像软软的棉花糖一样,芬芳四溢。

我在店里的定位就是吉祥物,开店的是一对老夫妇,最开始也是他们收留的我,家里还有一个12岁的小萝莉,叫桦莉莉,莉莉基本上天天晚上都要缠着我,其名曰“陪我睡觉”。这都是题外话,换衣服,换衣服,她们给我准备了好多衣服,大小姐们很是阔绰,我最原本的女仆装就没穿过几次,按“排班“今天是轮到哥特萝莉登场。“幽酱,幽酱,有客人来了”开盲盒时间到,我默默的想。客人已然落座,只有一位,我跑到她的对面,大眼瞪小眼,很青涩的客人呢。“那个,你好,我能抱抱你吗?”她问。“好啊”我不假思索的回复,心里想着不知道新的大小姐枕起来啥感受,对准胸口一趟,唔,平平的。

“那个,那个”她的脸看起来红红的

“我才不叫那个,叫我伟大的白幽达人”我扭了扭身子,声音逐渐变大

“叫她幽酱就行了”老样子,一旁的前台永远喜欢拆台

“幽酱,你的头发弄的我有点痒,能不能..”

“不能!”我直接转过来在她胸口蹭了好几下,看着她红扑扑的脸,我还忍不住伸出小舌头舔了她一下。给钱的才是上帝,我这样想着

“唔唔,那个,那个,不好意思幽酱,我先走了,下次再来”她有点语无伦次,走之前连名字都没留下,不管了,先记着再说,“害羞的大小姐*1”

另一边,通往大学实验室的主干道上

“魔力总量增加192pt,增长率达到0.7%,平均魔力质量提高…你自己看吧”安翼把报告随手一扔,纷飞的纸张在空中舞出不属于人类的舞蹈。她是风的下属,亦是风的主人。

“不要把魔力用在这里,低效无用”害羞的大小姐,啊不,应该是魔力研究中心副主任薇尔莉特,俩分钟前,她戴上刚刚获得的崭新身份牌

“是是是,我的大小姐,升官的感觉真不错,对吧”不着调的语气

“…”

“所以说,你和那位魔女干了些啥,这么短时间效率居然这么高”

“没什么,就抱了抱,最多,算她舔了我一下”

“哇哦,脸红咯,效率极高”她比了个gj

“滚啊”

“所以说,这是为什么呢”沉默了一会,莉特再度发问

“什么为什么?你们这些研究呆子真的是,人家就是一魔力喷泉,你凑喷泉边上,你会不会占到水”

“…魔力是一种严”

“严肃的研究,知道了,知道了,师傅别念了,等等,不对,我又不是你们研究所的人,关我啥事”安翼又露出了怪异的笑容

“想不想知道~~,再和魔女小姐在深一步交流是什么感受吗”贱贱的

“我,我,不,我……….想!”莉特涨红了脸,感觉这辈子的勇气都快烧完了

“巧了,我也想知道”

“你,你,又玩我!”莉特指着安翼,一脸愤怒

“录下来咯”安翼晃了晃终端,界面上闪着诡异的光

“!快给我删了”

“好了好了,别闹了,该上课了”

“到底是谁在闹!你给我解释清楚,别跑!”

下午两点,门可罗雀的咖啡厅,“好无聊啊!”没有任何客人,我一个人趴在一张属于我自己的小桌子上,她们不知道为什么把这叫做观景台,双臂无规则的晃动,前台的大姐姐桦柳青,今年刚刚毕业,在自家咖啡厅打工,据其本人所言,叫摸鱼。她现在在前台捣鼓这电脑,完全不理我,我之前也问过,但她就是藏着掖着不告诉我。以前也不是没想过去捣乱,但是恶作剧不能放在家人身上,不然等会挨打的就是我。

“幽酱?幽酱?该起床啦”唔,好像是莉莉的声音,我下意识抱住了桦莉莉的腰,莉莉12岁,却和我差不多高,“别晃了,别晃了,下午好,莉莉,zzzzz”

“还下午呢,都六点了”莉莉双手抓住我的脸,又捏又揉,“虽然说幽酱很可爱,但是起床~啦~!”莉莉直接把我从沙发上拽了起来,莉莉的力量又变大了还是说我又轻了?我不自然的想到,不知道为什么,莉莉的力量一直在变大,而我自己基本就没什么力气,不想了,魔力才是万能的。

“唔,谁做”我整个人懒洋洋的瘫在莉莉身上,流着哈喇子。

“姐姐今天忘了时间,那姐姐换成晚上补偿我,我来做饭,怎么样”

“好”怎么样都行,先让我再睡会。店长基本上常年不在,大姐头桦柳青的食物不用我们负责,而我和莉莉轮换负责。咖啡店的大部分收入都来自大小姐们,说是大部分,其实我觉得是全部。大小姐们的活动时间基本上不会和饭点重合,久而久之,我们就默认直接在咖啡厅解决正餐了,反正也不会影响到顾客。

“幽姐姐,吃饭了,别忘了晚上要陪我玩”

“哼,现在开始叫我姐姐了?”这小家伙古灵精怪,永远也不知道她想干什么,说是陪她玩也只是让她抱着睡觉罢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第二天魔力会少一点。

“嘿嘿”她眨了眨眼。今天的晚饭是蛋包饭,这家伙手艺不错,但是会做的种类不多,蛋包饭算是其中一个。莉莉还在上面写了个“ILoveU”,不过她自己的那份也有,不懂。

“姐姐,要不要我来喂你?”莉莉爬在桌上,笑盈盈的看着我,鬼知道又在打什么主意。“不要”

“那,姐姐能喂我吗?”她仿佛有点渴望

“不要捣乱,乖乖吃饭,最多喂你一口”

“好!那现在就来吧,能用嘴喂我吗?”她说完就小口微张,似有丝丝唾液下垂,有点怪?

我有点脸红,不对,我脸红什么啊,明明和以前一样,这是为什么呢,我不知道。我努力保持以往的状态,拿起银质短勺,等等,用嘴喂?“不行,最多用勺子,你又没生病”抄起一口饭,直接暴力塞到她嘴里。她吃完还舔了下,“多谢款待~”我有点不忍直视,啊啊啊,莉莉怎么变成这样了啊,明明以前还是非常正常的。

“赶紧吃,食不言”

“食不言寝不语,安静点”

两年前,那时候的小萝莉可比现在纯洁多了,“小幽姐,我吃完了,可以带我出去玩了吗!”十岁的莉莉大概比我矮七公分左右,那时候的她也是一样的喜欢粘着我。“好,我们今天继续去恶作剧,看你姐姐怎么整”微微蹲下,给小萝莉一个表扬的吻,定在额头。

“姐姐,我吃完了,我们可以去睡觉了吗?”她的眼睛里闪着名为渴望的光

“吃完饭直接睡觉可不是什么好事”,这是为了她着想,我没有说出来

“陪姐姐出去转转吧”,顺便做点恶作剧,我没有说出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开始对恶作剧不是很感兴趣了,不懂,那就不提罢了

夜间的城市很繁华,也很喧嚣,我不喜欢这般模样,所以我从不前往市中心。咖啡厅的静音结界也是我部署的,宁静,这可能也是大小姐们喜欢的。繁星璀璨,月光洒满照明不足的道路,这是一个偏僻的区域,魔法少女们大多会避开人群,我以往能够在这些区域遇到不少,但一段时间之后,就再也遇不到了,不懂,也是自那以后,我夜间也很少出来“狩猎“了。

运气不错,撞到一位落单的魔法少女,戴着一顶棕色的分院帽,是我没见过的新晋“猎物”。我立刻打出一个手势,我曾经和莉莉说过相关的东西,看起来她依旧记得,对于这位新生,先给个小噩梦玩玩,提醒下可别落单了。神不知鬼不觉的拉进梦境,当然是随手捏的梦境,内容啥的也没想过,随便给个教训就成。现实里就有点麻烦,少女的体重不是很重,但我感觉我快要被压扁了,还是在莉莉的帮助下,好吧其实是莉莉把她从我身上抱走的,老样子,把魔力固化成一个椅子,安上几个守护魔法和反击魔法,把少女往上一放就行,哦对,再写个纸条,塞哪里呢,乳沟里,我一脸坏笑。我没有看见的是,莉莉有点不爽的表情。而我更不知道的是这位“新晋猎物”是前不久一面之缘的薇尔莉特

“姐姐,该回去睡觉了,回去睡觉!”

“行,看你急得,那用传送?”我踮起脚拍了拍莉莉的头。淡粉色的半实质魔力在空中组成一个圆环,没有什么花里胡哨的特性,这就是传送门。在海量魔力的支持下,没有颠簸,没有眩晕,无缝衔接的世界。

“走啦”莉莉一落地就直接拉着我走,还好洗漱都能用清洁魔法代替,魔法真是无所不能。

前面说过,所谓的补偿就是莉莉抱着我睡,我当人肉抱枕的经历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也不知道她们为什么这么热衷于这些琐事,对我而言,被抱着其他挺舒服的,我也会轻轻的抱住对方,力的作用是相互的,舒服也是互相的,我坚信这点。

“小幽姐姐,我喜欢你”我爱她,但是这不能说

“说什么傻话呢,我们都喜欢你”我知道,小幽姐指的不是爱情,但我还是要问,因为我怕,我做了太多对不起小幽姐的事,今天也是。

小幽姐很特殊,没有人生来就有如此磅礴的魔力,也没有人能将礼装展开的如此彻底。礼装,也就是小幽姐口中魔法少女的变身,小幽姐姐的礼装是24h展开的,无法收回,就像一个没有退出按钮的游戏一样,激活了便再也不回去了,小幽姐是这么说的,身上的任何装饰都无法取下,浮空的饰品倒是会自己消失。我之前也问过姐姐“这会有啥影响吗?睡觉时不舒服什么的”姐姐的回答是没有,礼装似乎主动屏蔽了姐姐的感知,姐姐礼装的防御力也是最强,没有之一,同时也很裸露,清凉。姐姐后来就当穿了件睡衣,和姐姐一起睡觉,有一点不好是装饰有时候有点戳人。

按姐姐的话来说,我也属于魔法少女,任何成功激活魔力并且获得礼装的都是,也不知道姐姐是从哪里学来的词汇,不过这比叫魔法师好听多了。幽姐姐的礼装似乎还有认知滤网的功能,姐姐看不到父亲以为的任何男性,礼装甚至会主动施法,弹开和屏蔽那些人(莉莉:礼装,你干的好啊)。姐姐只能看的她想看到的东西。礼装的主动还在于一点,姐姐的认同,没有姐姐的认同,我没法对姐姐做任何事,连抱抱都不行,这也是为什么我之前要姐姐陪我睡觉的原因,认同不可以被曲解,但可以被广义泛化,就像我今天一样不仅仅是睡觉。

姐姐的睡眠是极好的,几分钟就能听到她轻轻而安稳的呼吸,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打扰睡眠,睡觉星人无所畏惧,姐姐的原话。轻轻搂住幽,两年过去,时间没有在姐姐身上留下任何的痕迹,她还是那么的可爱,像一朵永不衰败的栀子花,“你是我们的吉祥物,过去是,现在是,未来也是”我低下头轻触幽的嘴唇,这是沉眠法阵的最后一步,传闻有一位魔法先贤为了拯救自己妻子让其沉睡在被时间遗忘的棺椁里,等待可能的未来的救治,不过这个传闻的结局可不美好,也不可能考究。

轻轻撬开她的牙关,两根舌头交织在一起,漫长的吻,我的第一次很早就已经献给了幽姐姐,而我永远不会放手,我要把小幽姐姐永远的,永远的,和我捆在一起。吻过一巡,该开始榨汁了,也称补魔。抚上姐姐的小肚皮,感谢姐姐的礼装,小肚子全部是裸露的,我每次都喜欢摸摸姐姐的肚子,就为了听几句无意义的呢喃。小手从礼装边缘轻轻滑进姐姐最重要的地方,姐姐的小花园一点毛都没有,哼哼哼,我可以自豪的说,经过无数次的榨汁,姐姐的花园已经是我的形状了,才刚深入一点点,就已经湿润了,姐姐的敏感度越来越高了呢。

“唔,唔姆”姐姐高潮的样子真的很可爱,虽说没有扣人心弦的乐音,但是微红的脸真的让我欲罢不能,小口微张,轻轻舔舐幽姐姐的小花园,我把这称为“夜间的第一餐”,接下来就该正式榨汁了,交给我自己捣鼓的小工具,今天姐姐又和其他的坏女人接触了,直接榨干!我随手把控制器拉到顶,幽姐姐的魔力总量大概这个量。说是小工具,其实就是一个震动棒,加个静音魔法和空间收集魔法,自动把充满超量魔力的爱液收集到空间对点的无菌储罐。小工具是有点大的,用力拉开姐姐的礼装,对准塞的时候,幽姐姐总是扭来扭去,如果不是魔法还在生效,我还以为姐姐醒了,用力一塞,哼,我今天就是要弄疼姐姐。最好疼到下不了床,由我来照顾,不过这个只能先想想,不行。

自动计划开始执行,幽姐姐难受的开始扭动身体,却很快被我抱住,“晚安,幽姐姐”。平静的夜,便只剩浅浅的低吟,还有怀中时不时的痉挛。

“小家伙们玩的真疯,啊,这份稿子终于快画完了,小家伙还真是受欢迎,全是要求画她的,这是第四单了吧”隔壁的房间里,桦柳青还在苦逼的工作,不意间想到,小幽的未来有点担忧啊,可能离不开24h挨透的结局了吧,下次画个试试,她们应该挺喜欢。关灯,睡觉。

魔力研究所第二实验室

薇尔莉特揉着眉心,看着刚刚推门而入的安翼,刚想说什么

“喂,拜托,下次找人能不能约个人间点的时候,现在几点,凌晨一点!”

“不是不是,这次是真有事”莉特挥着手,试图纠正自己的风评,“我晚上又遇到她了,被她绑在椅子上了,就我身下这个”

“啊,你就没什么反抗?”

“…她把我拉入了梦境”

“?所以说,做了什么梦?”安翼一脸贼嘻嘻

“滚啊”

“让我猜猜,是春梦吧,瞧你脸红的”

“是是是,所以说快把我放出来”生无可恋了,莉特往后一趟,不想动了

“我说你啊,真的有够拉夸唉”

“我打不过她我很抱歉,屁,你也打不过”

“唉,我的大小姐,你有够笨啊,我严重质疑魔力研究的权威性”

“?”

“你那椅子,你没发现是魔力固化而成的?这是她的手笔吧,掰一块给我尝尝?”安翼试图cos柯南,但失败了“我猜是你的身体不愿意离开椅子!你才觉得是被禁锢了”

“?等着,我马上那椅子腿往你嘴里塞,吃不死你”

“还有,你可以走了”

“切,拔屌无情”

“?”

最后吃掉了两个椅子脚,一人一个。

最后更新于 2022-10-03